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98度的阳光

关于爱与和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2-05-19 18:09:16|  分类: 我与?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这篇文字不知道该如何开头,因为要写东西很伤心,又很无奈。自从搬到武昌住以来,很久都没熬过夜。正好今天熬夜写这一篇。外面的雨很大,好似发动机的轰鸣声。我无心听。

我不知道其他的小朋友是怎么过童年的,至少我的童年是大片空白的。那时住汉阳老屋的二楼,妈妈怕我到处跑每次回家之后就是把我反锁在家里,于是我就和街坊的孩子隔离了。无知有时也是一种好事,既然我不知道什么是儿时玩伴,我也就不会渴望,自顾自的在家里玩,直到爸妈下班回家。平淡的生活往往难以植入进记忆,所以我童年就这样变成了一片又一片空白。

关于猫的故事,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。
爷爷家住一楼,有个不大不小的后院,在我童年模糊的记忆里,这个后院就是我的小王国。因为只有放寒暑假才会过来,所以探索小王国点亮了童年的记忆,我观察一下午蚂蚁,可以看各种小昆虫爬来爬去。为了堆放杂物,院子的两边搭了一大一小两个棚子。我总会在里面发现一些“玩具”,然后玩上一整天。
上了高中之后就去爷爷家的时间就减少了好多,但是还是尽可能在休息的时候去,大概是儿时养成的习惯吧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这边的公寓周围多了几只野猫,每到夜里总能听到他们的“合唱”,虽然听不懂,但在夜幕下有点咏叹调的意思。野猫多了自然要找地方安家了,那两个棚子就是绝佳的住所,当然空间有限,只够住一家。
奶奶是个爱干净的老人,阿猫阿狗她都不喜欢。“臭烘烘的,还会掉毛”她这样说。当得知棚子里住进了猫,很是烦恼。不仅在棚子里拉屎拉尿,还把棚子里的东西弄的乱七八糟。
爷爷就不一样了,算是个老顽童吧,对于猫儿的“入住”,很是乐观。对奶奶说:“猫子是招财的。”索性这件“入住”大案就搁置下来了。
野猫终究是野猫,自由的很,每到睡觉的时候才“回巢”。我从没养过猫,不知道猫的习性,何时“归巢”总是个迷。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的“怪癖”,每每碰到狗啊猫啊的动物总要模仿他们的叫声,所以每次到院子里浇花、晾衣都会学上几声猫叫,看看有没动静或是回应。大概是两年前,爷爷很高兴告诉我说,入住的猫妈妈产仔了,还领着我去看,手里还拿着面包,准备喂给小猫吃。不知是因为初生的缘故,还是和爷爷熟络了,那只小猫一点都不怕人,当我们靠近棚子的时候,听到动静的猫咪就开始吵闹起来,然后从杂物中露出一个小小头,张开小嘴等我们喂面包过去。
最近,它们搬家,从小棚子搬到了大棚子,乔迁嘛,本是件好事,可是大棚挨着隔壁家的院子,隔壁住着一个大恶魔,就在前天他扼杀了两只小猫,小猫在死前痛苦的悲鸣着,我只能看着什么也做不了。事出有因,猫咪在夜里会叫,打扰到隔壁的休息,最后的猫咪只好无奈的付出了生命。那天夜里,猫妈妈好像哭了,因为天黑了猫咪还没回家,叫了很久,声音低沉,让人听了也会揪心。
。。。
让我想到只有”弱肉强食“这四个字。
现在唯一的安慰,棚子里还有两只猫,还是会经常在棚顶玩耍,很愉快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